澳媒:澳大利亚军官称未来很可能与中国发生冲突(图)

多维新闻/法广 0

澳大利亚媒体5月4日引述军方一名高层官员称,中国与澳大利亚未来很可能发生军事冲突。

《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和《时代报》(The Age)4日报道,澳大利亚少将、时任特种部队指挥官芬德利(Adam Findlay)2020年4月在一场军方简报会上告诉手下,称中国表面上讲与澳大利亚合作,背地里与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等盟国一起,在灰色地带与澳大利亚竞争。



芬德利认为,北京政府专注于毋需武装冲突就能取得战略效果的政治战,相关“作战”方式包括贸易手段、情报行动、外国势力干预、外交和网络作业。

他称,中国特种部队有2.6万名队员,一旦爆发军事冲突的话,澳大利亚除了需要传统海、陆、空战力外,还要拥有网络和太空作战的能力。



澳大利亚少将芬德利(Adam Findlay)2020年11月26日把权力移交给他的接班人肯尼(Paul Kenny)。([email protected]

澳军少将: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大

据《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5月4日报导,时任澳大利亚特种作战部指挥官芬德利少将(Adam Findlay) 曾在2020年4月任内的一次向麾下官兵训话时表示,北京已经在对澳大利亚进行“灰色地带 ”战争,澳军必须为未来很可能蔓延到实际冲突的情况做好计划。

芬德利现在已不再担任该部指挥官一职,但他仍然为澳大利亚国防军提供咨询,他强调了澳军正在采取的防止战争的措施,但也描述了由于外交事务的不可预测性,实际冲突爆发的“可能性大”(high likelihood)。这两家同属澳大利亚九号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 Co.)的报纸表示,经过从多个消息来源获得的芬德利在2020年4月发表简报的细节显示,芬德利告诉他的部队,如果冲突的威胁得以实现,澳大利亚国防军不仅需要依靠传统的空中、陆地和海上力量,还需要依靠澳洲在使用网络和太空战的能力。

报导称,这些消息来源要求匿名,因为他们未被授权公开发言。芬德利据报当时曾向他麾下的官兵们问道,“你们认为主要的(地区)威胁是谁?”他随后自问自答称,“中国”。芬德利说,“好,那么如果中国是一个威胁,中国有多少个特种部队旅?你应该知道中国有26000名特种作战部队(SOF)人员。”

报导称,在描述澳军如何发现了显示出中国正试图利用 “我们(澳大利亚)在该地区的缺席”的信息时,芬德利在发言中还凸出了澳大利亚国防军需要重新确认其存在,并在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地区发挥“第一级”作用的表态。“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不会失去动力......回到该地区,”芬德利说,他强调了澳大利亚与印尼的密切关系。

报导指,芬德利当时向其部下做出的发言从来不是为公众或政治受众准备的。相反,他告诉几十名训练有素的澳军特种部队官兵,“中国有游戏计划”,以避免跨越传统的军事红线,而是发动一种更微妙的攻击。据消息人士说,芬德利告诉部下,“他们知道西方民主国家有和平,然后,当他们越过一条线,我们就会非常生气。然后我们开始轰炸人”。他补充说,“中国说,让我们更聪明一些。在开战之前,让我们在门槛以下玩玩。让我们在不发生战争的情况下实现战略上的事情。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新的层面。"

芬德利称,“中国一方面说着‘合作,我们都有幸福的家庭’的语言。但是,与‘俄罗斯、朝鲜、伊朗和所有其他结盟国家’一起,北京正在‘灰色地带’与澳大利亚竞争。”他说,“中国一直专注于‘政治战’,使其能够‘在不使用武力的情况下实现战略影响’。”报导指,“政治战涉及一个国家通过使用一系列不属于实际战争的隐蔽和公开手段来实现其利益,包括贸易杠杆、情报行动、外国干涉、外交和网络行动。‘运动’战争是一个军事术语,指的是冲突涉及致命武力。”

芬德利说,为了“阻止战争爆发”,澳军必须与中国强加给澳大利亚的“胁迫性限制”竞争。在执行自己的灰色地带任务时,澳大利亚的目标是“使对手处于劣势,使我们处于优势”,并避免战争。报导称,芬德利还说,这是自二战以来澳大利亚第一次面对在中国的一个“同级敌人”(peer enemy)。他说,澳大利亚的特种部队必须应对这一挑战,同时接受军事监察长最近关于士兵涉嫌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的调查结果所引发的前所未有的改革。

芬德利说,在接受艰巨的双重任务,即应对中国带来的威胁,同时进行重大改革时,澳大利亚军队也应该接受英国战时领导人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名言建议,“如果你正在经历地狱,请继续前进”。他说,“我们有一个文化和专业转型,它比澳大利亚国防军将要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要重要。与此同时,我们必须为应对一个新的对手提供工具。因此,这是我们即将进入的地狱之谷的终点。”

报导称,包括芬德利和澳洲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及内政部秘书长佩祖罗(Michael Pezzullo)连日来放出的争议性言论表面,澳洲政治体系现在开始在公开场合发出一些警告,而军方在12个月前就明确提出了这些警告。达顿等澳洲国防官员最近都公开表示,在2020年11月监察长关于阿富汗战争罪行的严厉报告之后,澳大利亚国防军需要专注于其核心军事职责。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48187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